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窍不通即日起更名:云雁

山不在高 有仙则名

 
 
 

日志

 
 
关于我

通也不通 不通也通.是不通糊涂的人生写真,业余之时,升升级,下下象棋,偶而幽幽默,无病呻吟博博客.呵呵,半醉半梦半呆语是不通博文时的行为,在与博友交往之时,免不了口无遮拦,所以得罪之处,望各位博友海涵~~~~~~~~~~~~:)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己觉秋窗秋不尽,那堪凄雨助秋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隐密的轨迹 (连载七)  

2008-06-18 09:46:12|  分类: 原创小说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舞会持续到零晨一点,疯狂的舞者们(当然也包括我们在内)才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舞厅。

       我和乔姐回到宾馆,洗过刷过,上床入睡,已是将近二点。

       也许是酒精刺激中枢神经的作用吧,我和乔姐始终不能入睡,便侧身面对面地聊了起来,从闲聊中得知了乔姐的家史。

        原来,这乔姐不是本地人,只是随夫远嫁到本地。其夫在县机关工作,比乔姐大十来岁。

        年令上的差异,令我好奇,就问乔姐为何嫁给了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外地夫婿。

        乔姐便将母亲如何让她嫁给夫婿的前前后后,一咕脑的倒给了我。

        此时,我才知道了眼前的乔姐,一个漂亮、精明、强干的女人,为什么会远嫁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了。其实,也就是乔姐的母亲,嫌贫爱富,从中作梗,不惜用死,威逼乔姐,宁让乔姐当后妈,也不让乔姐嫁给一个贫穷落后的乡村小伙子。这乔姐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那个年代其中之一的父母包办婚姻的牺牲品。

        不过乔姐的夫婿倒也利用手中的权力,把乔姐从农村一步到位的转为了城市户口,并按排了工作。自此,乔姐也算达到了心里平衡。

        其实,那个年代年青人的婚姻就是这样的,很少有自主的权力。那象现代年青人的婚姻爱情观,爱谁谁谁,就嫁谁谁谁。有时也不管是否恋上个有妇之夫,也要充当第三者,美其名曰:情人。

        这情人也就不管是否把幸福建立在她人的痛苦之上了。

        若说封建时期的男人三妻四妾,让女人受到了情感的伤害,是因女人没有地位所造成的。而在新时期,实行一夫一妻制的法制社会里,仍有个别情愿去为了所为的爱,而做情人的,并为其生儿育女,受尽了情感的折磨和伤害。这又是谁造成了哪?让我说,纯属自找的,没人强迫你去做情人的。

         细思量,这种婚姻爱情观,真的是爱情所至吗?若真是情所致,何不做红颜知己,可做红颜知己又能把持住吗?且把此事问好友,都言说:把持不住!

         

         夜已更深,万籁俱静。和乔姐的闲聊依然兴浓,左一句右一句的瞎聊胡扯,乱侃乱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便不由自主,抬起手腕看看手表,已是零晨四点钟。打个呵欠,伸伸腰,顿觉困意上来,随催乔姐休息。

         大概睡了三个时辰,便被科长派人叫醒,集体吃过早餐后,便坐车打道回府。

         一路上,我和乔姐昏昏欲睡,坐在后排的老李倒是精神百倍,嘴里哼起了陕北民歌小调:

“想亲亲想的饿心花花乱
  呀忽海!
  呀忽海!
  三天饿没吃吃下一颗颗饭
  呀而吆!
  呀而吆!
 
  ------”
 
        经老李这么一唱,袭在我头上的睡意,一扫而光。还别说,这老李的天然歌喉还真象那么回事,听起来还蛮 有滋有味的。

       “我说老李,你这是猫叫春哪?想亲亲就回你们家,见了母猫再想吧!”影响了乔姐睡觉,这乔姐自然就喊了起来。

       “乔姐呀,我不叫春你这母猫怎么会醒呀?天地为证,有你这母猫在,我绝对不想我们家的母猫,何况想她远不如想你有劲,哈哈~~”这老李说着说着,就把乔姐编在歌词里又唱了起来:

“想乔姐想的饿浑身没劲
  呀忽海,
  呀忽海!
  想乔姐想的饿把春来叫
  呀而吆!
  呀而吆!”

“哈哈,呵呵,嘿嘿------”众人一听,乐了。

         我也禁不住失声笑了起来,这俩个老活宝,只要在一起总能把人逗的笑声不断,可谓是一对“相声”搭档了。

          乔姐一听把自己编到歌词里去,边笑边拾起车里的烟头砸向身后的老李。

          老李一歪头躲过烟头,冲着胖科长叫嚷道:

       “科长呀,你管管你的兵吧,她在谋杀‘亲夫’”

         胖科长一听老李在向自己求援,急忙应答:

       “老李,我可没看到,你问问大伙,有谁会看到你被杀了呀”胖科长回答的很聪明,一语双关。

        “没----有-----”大家一口同声道。

        “哈哈哈哈------”大伙笑成了一片,我也跟着笑的捂起了肚子。

         老李一看没人和他一伙,便故装可怜样地对乔姐说道:

        “亲爱的,别打老夫了,让老夫我多没面子呀,还是回家再说好吗?我现在对天发誓,回到家,一切全凭你发落,---要不,罚我晚上不让我抱你睡,行不?”

       “哈哈哈哈-------”老李说完,兴奋的站了起来,手舞足蹈,拍掌而笑。

        就在众人边笑边看老李的笑姿时,忽然,“吱-----”一个急刹车。“咣当”老李的头被撞在了行李架上。

       “哎呀,我的妈”老李大叫,一屁股坐回原位,用手柔搓起碰着的头颅,一下没了刚才的张狂样。

      “别叫,乖,我在这。让我瞧瞧,碰伤了没有?哈哈”乔姐逮住机会进行反攻道。

      “我妈要是你这么年青就好了,我也用不着天天给她送药了。”

      “哎呀呀,疼死我了----”老李聪明的回答,令我刮目相看,更令众人笑而不止。

        哈哈,呵呵------

        在这片笑闹声中,让我深深地感到:这些不斤斤计较的工人们所流露出来的自然本性,是那样的令人叹服。

        尽管他们的玩笑开的有点过份,可他们很质朴,很聪明,没有造作,没有勾心斗角,如同村夫般的光明磊落。

        在笑闹声中,车子载着我们不知不觉的回到了单位。

       下车前,胖科长交待每人回家休息二天,第三天按时上班。


        我拎起自己的小包,在单位给志强的传呼机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我已回到单位。

        志强很快从单位回复电话,告诉我,不让我做饭,让我在家等他,和他一起去婆婆家吃饭。我自然答应了,想想也有好长时间没回婆婆家了,正好带上此次给婆婆和公公买的服装,也好尽一点做儿媳的孝心吧!

 

 点击此处请看:隐密的轨迹(八)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